1iN

注* 本号大多为黑历史 直到2017年10月之后
禁止无授权转载(包括站内)

背景为私拍。

Ehyeh

‎אהיה

是的这是篇德哈,不过因为没写完就不打tag了……

“我希望见你一面。”

有人将这条讯息刻在一朵白色月季的花茎上,通过谷仓猫头鹰邮寄了过来。包裹八角尖尖,拆开包装后是一个完全没有必要的大的木盒子,里面铺着很多以预言家日报作为原料的废纸。于是当最后哈利看到那支月季被妥帖地摆在中间,好像一只戒指躺在蓝色的天鹅绒枕席上时,顿时产生了一种介于单身独居女子收到跟踪狂的礼物和数学差生面对一道数学难题之间的感觉。他盯着那株新鲜的植物至少三分钟,如对着定时炸弹般警惕,但它既没有从花蕊中长出一个炮筒来,也没有突然化为有毒粉末四散在房间里,更没有某种禁忌的黑暗的不详的魔力游动,它只是一朵新鲜的、刚被采摘下来的...

 

诸位,我喜欢康纳酱.jpg

{ 2018-06-09 /1 }
 

R.I.P

 

问卷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同人用三银,没意义,来源于微博ID,发原创的时候用的是别的。


2.当写手多久了?

一年半。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十几万?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一开始:我好喜欢赤黑,他们好棒,想写文。

现在:我的人生一点意义都没有,所以只好写文了(给自己创造一点意义)。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小学四年级,写了篇霸道校草爱上我的文,还和班里的闺蜜互相传阅。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除了“傻逼”之外还有欣慰?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都有。...


{ 2017-12-02 /2 }
 

如何用最快捷的方式唆使你的搭档替你干你不想做的事


(其实是个中篇连载,还有原创人物,但因为种种原因放弃写了,所以结尾突兀)

先是两下敲门声,随后大概平静了有五秒钟,又是两下。在这期间华生从报纸后抬起头,他意识到了什么,他把无聊的经济版报纸扔到一边飞快地奔向楼下,并且抢在夏洛克之前大喊——

 “是的!有人——哦嗨我是约翰华生,对,他就在上面,夏洛克,夏洛克!我们的委托人来了!不要装死我知道你没睡着!这局我赢了!盘子你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赢了!”

 华生使劲跺了两下脚,兴奋地转了个圈,活像个目睹英格兰队终于过人进球的球迷,可怜的地板被他踩得吱呀直叫。委托人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愣在了那里,而夏洛克,夏...

{ 2017-11-24 /25 }
 

【X-Men】白日梦

含非常少的EC,出场人物有:魔形女、快银

AU,搞笑,惊悚,悬疑,还有点科幻

不是传统故事

不合理处作者概不负责

字数很多,快一万字了,挺慢热的,如果可以请看到最后

白日梦
by三银

我得声明一点:事态发展到这一步或许有我的责任,但是我绝对不是付全责的那个人。我只是个传话的,对了,去问他,就那个德国人,问问他他是谁,查出他的序列号,他才是那个你们想要抓的人!我真的只是个传话的!

德国?德国是什么?一个国家吗?这里没有“德国”。

我……什么?你他妈在说什么?天哪,这里到底是哪儿?你是谁?喂!你想干什么!别抓我!我是无辜的!

把他带走。下一个呢?押过来!

我是无辜的!我真的是无辜的!别他妈的碰我!啊啊...

{ 2017-11-04 /2 /16 }
 

天鹅绒的复仇(上)

Lex Luther(BvS)/J.Daniel.Atlas(NYSM)

首先,我绝对不会告诉某人纸牌魔术的谜底,这就像一个游戏,一个陷阱,永远只有玩家,永远只有猎人和兔子可选。我们都很乐衷于两两博弈的游戏,如果敌手是对方,趣味便成倍增长——原因之一,常规来说好棋手很难找到一个势均力敌、又肯认真较量的敌手,有些人下“棋”奇烂,爱用诸如“下着下着突然掏出一个鸡蛋扔你脸上”的恼人之举,仅仅是因为他们不屑于遵守轻飘飘的规矩;有些人下棋虽好,却难免受情绪影响,稍微撩拨几句就交出底牌,实在没有挑战性;有些人谨慎细微,太在乎身家性命,放不开手,棋局会被他们搅得乐趣全无。显然,我和他是一个类型,我们不排斥规则...

{ 2017-10-06 /5 /21 }
 

糖果子弹



换个文风试试。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Daniel点了杯咖啡,顺带加了份曲奇。那服务员点头哈腰地走了,没走几步又被Daniel叫回来说要五包糖。

Lex说他,糖就在你手边瓷罐里一大堆呢,你没手吗?

Daniel耸耸肩说,懒得。

说完还拍了个咖啡馆周边景物的照片,发了脸书和推特,并附加字一行:这家咖啡不错。

Lex坐他旁边瞥见了眼说,你都没喝还说不错。末了又补上一句,你明目张胆地把自己位置暴露出来,不怕你的狂热粉丝们找上门?

魔术师笑得很高深莫测。Lex看他不爽,赶紧嫌弃地挪开一点,和他保持距离。

你会吃醋吗?Daniel突然问。

滚。Lex面无表情地说,我又不是大猩猩。难道还会因为那些被你外表蒙蔽的...

{ 2016-08-02 /46 }
 

[守望先锋][澳洲组]笑一笑吧



配对:路霸X狂鼠(马可·拉特莱奇X詹米森·法尔克斯)

字数:12580字

今天终于写出来了。自割大腿肉希望大家喜欢。

有麦克雷及半藏出场,不过这两人只是朋友。

(作者注:尝试欧美文风的早期作品,幼稚而且傻,大概有那么一点点正能量要素?这个时候的水平实在是太烂……)

一封信,没有封口,他把它倒过来,滚落到地上的是一颗炸弹和缠绕在这颗红色球体上的黄色引线。落款:詹米森·法尔克斯。

 “你写了一封信。”马可·拉特莱奇说,同时把皱巴巴的信纸掏出来。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单词,旁边是用黑色马克笔画的歪歪扭扭的笑脸。路霸想起了狂鼠画在炸弹上的那些...

{ 2016-07-30 /23 /157 }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Daniel面无表情地揪起Lex的衣领,看着Lex嘴角和鼻子里的血一齐流淌出来,滴在他的手背上。他亲爱的弟弟用来行骗的工具之一——那副能减少别人揍他几率的皮相很明显有某个人不知道如何爱护它,因为Lex的脸上全都是毛细血管爆裂引起的青紫印子,如同被蛇蝎缠身,病态却不失优雅。

Lex低低笑了几声,他往常如葡萄酒般柔滑的嗓音不见了,只剩嘶哑的那部分。因此这几声笑像是乌鸦濒死前的呻吟,又像是某种信号。

 他忽然展开双臂,露出一个Daniel最熟悉的、该死的嘲讽笑容。

 他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狼狈不堪,只需要轻轻一拳就能击倒的程度。但他还是不愿褪下自尊的外壳,包括深深...

{ 2016-07-24 /7 /42 }
 
1 2

© 1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