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N

注* 本号大多为黑历史 直到2017年10月之后
禁止无授权转载(包括站内)

背景为私拍。

问卷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同人用三银,没意义,来源于微博ID,发原创的时候用的是别的。



2.当写手多久了?

一年半。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十几万?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一开始:我好喜欢赤黑,他们好棒,想写文。

现在:我的人生一点意义都没有,所以只好写文了(给自己创造一点意义)。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小学四年级,写了篇霸道校草爱上我的文,还和班里的闺蜜互相传阅。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除了“傻逼”之外还有欣慰?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都有。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疯子;仇人;丧;默契十足的搭档;个性互补;复杂的、不足以用“爱”来表达的感情。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冬寡,没写过,现在的水平还不行。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刚写的时候,我以模仿他人的文风和感觉的方式来进行学习(有几次挺成功,有几次写着写着就偏了),所以到目前为止我还在受他们(我模仿的作者)的影响,处于挖掘自己文风的阶段,写怎样的文风看心情及我想展现什么样的故事。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有一个,但这个不能说。其它情况下,我一般是喜欢某一篇作品,不对人。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看到喜欢的会反复看。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有。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不怎么样,不如何。



15.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我老是准备睡觉的时候忽然灵光一闪,根本控制不住,就开始写了,导致我经常熬夜和通宵,另外就是拿着手机躺在床上写的速度比用电脑写更快。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听歌,玩游戏,看电影,总之干点别的事。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科幻,沉重,荒诞,不同寻常(不是特别贴近现实)。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自己很满意,打上END或“完”。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有时候太自我,需要克制。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令人感动的是,有几段:


  更可怕的是,每个人都真真实实地拥有“虚荣心”这名可以说是害人又害己的恶魔。日向也有,但他把这个埋得很深,就像女人从不对外显露出自己的嫉妒一样。他是这样想的:既然这是人人生来就拥有的,换句话说不拥有的人反而不正常,不,那就不是人,是佛、是神了。而日向把它藏入谁也发现不了的私密之地,与过去埋葬在一起。这倒不是说他希望自己变为神,相反,他认同自己这份虚荣,并视为己出。只不过,尚未成年的日向创无法正确分辨出好坏,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好坏之间的灰色地带。就像心情大致可以按开心悲伤区分,颜色也可以用浅色系深色系分别,而靠近另一边的可能有很多种,许多人叫不出准确的名字来,只好草草归纳到大类中去。日向那时候听闻这种说法,觉得很有道理,便随波逐流,把自己认为是坏的东西挖了个坑活埋了。现在墓碑上刻着这样的几行字:这是十三岁的日向创,这是十四岁的日向创,这是十五岁的日向创……


  羞愤交加的成年人日向看着这些歪歪扭扭的墓碑,几次脸色变换之后倒有些释然了。在过去,他或许不曾拥有“自身”,像千千万万个缺乏长辈引导的少年那样,只好一步一个脚印,走在薄冰上,向着希望的灯塔前进。唯有那才是真实的,日向这么想,唯有希望才是真实的东西。


——《朗钟》,狛日,没写完,也没发过,曾经是我最期待写完的作品,但是很遗憾,写不完了。




  狛枝愣住了。他一口气说出这些话,竹筒倒豆子,到最后戛然而止。不是因为说不了,不能说,而是他主动堵住了出入口。


  失败?失败有失败的前提,成功也有成功的前提。可是他失忆了,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出生在哪儿?上的哪个学校?几岁了?一问三不知。如同白纸,狛枝凪斗四个大字用粗体标注放在中间,空余的留白嘲笑他,你看,你什么也不知道。何谈失败?


  渣滓?起码渣滓有记忆,他有吗?顺口说的这些话,还不是一点根据都没有。


  没用。说什么都毫无意义,做什么都没用。


  “洋葱要凉了。”日向说。


  “是啊,要凉了,”狛枝说,“但我只能抬起一根手指,能干得了什么?”


——《活着》,狛日狛无差,这篇倒是发了,可惜的是不完美,前半部分我挺满意,后半不行。




  那个小小的、种子一样的愿望始终存于他的心底,悄悄地燃烧着……那是完完全全属于托尼·斯塔克的部分。就像所有绝世天才一样,他疯狂甚至有些偏执,对真理和科技的探索欲与好奇深深刻在他的灵魂之中,促使他不断研究、发明,他乐得如此。这颗种子里还包括他的自相矛盾和孤独——天才的孤独,不被人理解的孤独。同样地,那些饱受诟病的放纵、不知情的傲慢及任性妄为也是构成他的一部分,这些好的坏的正面的负面的深深地纠缠在一起,最后竟是那么的惹人注目,散发着无人能比的光华。而钢铁侠的英雄主义和责任则使这火焰渐渐黯淡了下来,他变得成熟,意味着他不仅要考虑自己,也要考虑更多。托尼·斯塔克和钢铁侠的分别如矛与盾,撕扯、碰撞、死死相抵,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有哪一边暂时占据上风。而现在,钢铁侠所肩负的使命,他的保护欲扑灭了那火,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它没有那么容易消失,它依旧存在,它依然有那么一点点火星,仿佛在说:“我知道,我都知道,假如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做不到成为一个英雄,那就……”


——《当你尝试成为一个英雄,但是》,虫铁,然而更像是托尼中心,没发,也没写完。



  占据原来墙面的空白开始变了。它首先变成了黑色,纯粹的黑色,随后,上面渐渐多出了一些细节:高耸建筑的轮廓、相对于它们来说的低矮建筑的轮廓……建筑变得立体了起来,上面还多了很多白色的小正方形,看到这里,瑞雯恍然大悟——那是窗户!小正方形也变得更立体和“真实”了,有些甚至还能看见里面模糊的人影等等。建筑群形成了,而且又多了许多高低不一致的建筑,它们挤满了整片空白。同时,一些像是投影的东西在没有画窗户的建筑上出现了,其中有一个女孩的投影,那女孩很漂亮,不仅如此,还很熟悉……瑞雯一下子跳了起来,那不是自己的脸吗?没有变成“蓝色模样”的人类女孩的脸!瑞雯想到了些什么,因为这个恐怖的联想,她的身体垮了下来,好在快银及时扶住了她。但建筑——或者说“场景”的变化并没有因为她的崩溃停止,除了投影以外,建筑上还被挂上了霓虹广告牌,写着瑞雯根本看不懂的字;最前面的那些模糊的建筑并没有被细化,相反,一个个黑色的人形阴影飞速填补了空缺,它们有男性的轮廓,也有女性的轮廓,高的、矮的……都有。一个拱形的金属质感的东西占据了近处的右半边,底下有一排长方形块状的屏幕,上面闪烁着“24H”“便利”“食物”等字。下面则铺满了一组一组的正方形屏幕,这些东西的前面都围着人形阴影。更多、更多的不存在于他们认知里的东西出现了:大大的、穿着芭蕾服女孩的投影;各式霓虹屏幕和招牌;飘在空中的聚光灯……与这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群群黑压压的建筑,以及最上方同样灰暗色彩的天空和云、以及飞着的没有轮子的汽车。


  最后,人头满意地点头,说:“就这样吧!”然后云开始飘动;漂亮女孩投影露出了一个笑容,说着瑞雯绝对不会说的“瑞雯,让您大饱眼福”一边做着性感动作;芭蕾舞女孩跳着《喀秋莎》;广告牌们闪烁着刺眼的光,不断变幻广告词和颜色;人形阴影匆匆走动着,但它们好像永远走不出“画面”;没有轮子的汽车绕着建筑群飞,好像燃油不会耗尽似的……


——《白日梦》



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这一句话:

现在他终于知道她去哪儿了。就在刚才,那些舆论逼死了她,不留情面地,尸骨无存地。

——《我与你》



21.写过h吗?

有。





22.坑品怎样

估计不行。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有,想过,下一秒就否决了。因为除了写作我也没什么别的事可干,只剩写作。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灵魂,思想,孤独,固执,自私,自我反省,写文是一种非常私人的体验,所以自私点,不要以为别人能够理解你。另外要学会自嘲,这会让你有一种“我都是这么烂的一个人了还有问题能难倒我吗”的错觉。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更丧了,同时还摸索出了很多人生道理,最重要的是,从在意别人的看法到根本不care,现在没人能够动摇我的想法。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有,我个人非常注意有没有错字或病句,“的地得”也是。大修可能不会。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有人打扰我。

有人抄袭或借鉴或盗用我的作品(这个是所有作者都讨厌的吧)

只好在这里诅咒他们永远写不出属于自己的原创作品了。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写一部长篇小说。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加油?



30. 艾特几位好友继续吧

 @中二病晚期 请(……



end.


评论
热度 ( 2 )

© 1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