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N

注* 本号大多为黑历史 直到2017年10月之后
禁止无授权转载(包括站内)

背景为私拍。

【NYSM.Jack/Daniel】扑克牌、披萨与心(上)








CP为:Jack X Daniel,Jack攻Daniel受。

OOC警告。

短篇,大概还有(下)。

其实我挺想从最开始写的,但这样搞按我的风格就要变成长篇了……















Jack踏过一滩又一滩水洼,泥水溅起来染湿了他的裤腿,但他的动作依旧不停。

一整天的乌云,直到傍晚时才终于下起了滂沱大雨。雨水冲刷掉了昨日太阳留下的燥热,Jack却觉得它始终盘旋于心口,无论是他站在雨幕底下,一旁蹦蹦跳跳的小孩欢快而轻巧地携着伞转了一个圈,伞边的水滴甩下来一连串砸在他的胸膛,再慢慢渗进衣服布料里所带来的冰凉触感,还是回想起那天Daniel同样冰凉的手指点了点他的胸口,他记得在此之前对Daniel开了个玩笑——

“嘿,Daniel,”Jack十分自然地推开房间门并坐在正看一本名叫《魔术师表演准则:布兰克大师带你走进魔术师的世界》的Daniel旁边,后者理都没理他洋溢着兴奋气息的招呼,只是把书往下挪了挪,露出一双深藏在眉骨下的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恢复了Jack刚看到他时的姿势。

“我说——我有个新的魔术想给你看看。”Jack急促地说,随即他发现Daniel还是没有想理他的意思,只好把话题转移到其他地方上去——“噢,这本书我也看过,在我还是个菜鸟魔术师的时候。这里面举的几个例子还是挺经典的,特别是那个关于扑克牌魔术表演时的注意事项,我记得我看完之后还向一个女孩表演了一次,当时她惊讶又崇拜的表情让我肯定我绝对是个当魔术师的料——不过Daniel你看这个干什么呢?现在你已经是个大魔术师了…噢不对在很早以前你就是了,而且你还是我的远大理想,目标!偶像!特别是你那一次在纽约街头的表演,你知道吗……”

“不,”Daniel忽然出声,比Jack更加急促地打断了他的话,“我看这本书只是想知道现在人们被这些所谓——”他拉长音调,迅速翻了几页厚重的精装书本,指尖滑向一句用粗大黑体标出来的标语,猛地坐起来将整本书嘭的一声摊在茶几上,“——‘带你走进魔术师的世界,让你在一小时内学会魔术的奥秘’一类的书蒙蔽的有多深。目前看来,很遗憾,这世上绝大部分人都是是非不辨的白痴。”

Daniel挑起了一边眉毛,他终于转过头看向Jack了。但他嘴上依旧不停,不给Jack丝毫说话的间隙,“而你呢,‘头号粉丝’先生,在你还是个少年时看了这本书,我想那个年纪你应该有辨别的能力却依旧被作者毫无正确可言的表演准则给蒙骗了——不过至少你看了我的表演,这说明你还是有不错的欣赏眼光。好,现在选三张牌。”

在尾音落下的一瞬间,Daniel的右手一晃,下一秒他的手中就出现了一副叠好的扑克牌。Jack不是第一次被他劈头盖脸的连珠炮式话语打的节节败退,但他还是愣了一下——谁知道他起初踏进这个房间的缘由是要向Daniel展现他的新魔术呢?现在倒是反过来了。

似乎Daniel的那个开关已经无法关闭了,他一只手覆盖在叠好的扑克牌洗了几个来回,扑克牌在他手中就像是飞动跳跃的音符,每一个动作都无比自然。

“选?不选?五秒钟。”Daniel将手中的扑克牌呈扇形展开,微微抖动的眉毛似乎是在暗示Jack五秒并不是说着玩的。这么带有紧迫意味的魔术表演Jack还是第一次参与,并且主导者是他的偶像——那个大魔术师Daniel。

虽然自从成为四骑士的一员后,Jack和Daniel合作过了不少次——当然,同时还有另外两位骑士。和偶像在一个团队中合作按理来说已经足以让Jack满足了,毕竟他在此前都是以仰望的目光看着Daniel的。距离近了,可是Jack在一次又一次表演、一次又一次地被观众的呼喊声淹没之后,他忽然发现那个在聚光灯底下的Daniel还是与他隔着不止一条道路。

魔术都需要观众。而正是因为观众们对奇妙未知的戏法抱有的好奇心才得以让他们这些钻空子的魔术师好似掌握无数奥秘的魔法师。魔法是不存在的,但魔术更胜于魔法,它千变万化,在每个人手中都有不一样的形态。

曾经坐在观众席上的Jack能比任何一个人更理解最后一句话。Daniel的魔术总是带有强烈的吸引力,让人自然而然的就追随着他那双灵巧的双手和深蓝的眼睛,主动跳进一个又一个斑驳陆离、波谲云诡的陷阱中。措不及防的,Jack也落入了Daniel的套,只不过对于他来说,Daniel本人比他的魔术更有吸引力。

魔术造就人、还是人造就魔术?这是一个在很早以前Jack就明白的道理,毫无疑问是后者。魔术由人来演绎,它就像是一块可以任意拉伸塑形的橡皮泥,它有无限可能,可以是一座扑克牌树立起的城池,也可以是让人眼花缭乱的飞鸽与玫瑰,这全都取决于捏这块橡皮泥的人。可以说正是Daniel具备的那些特质和他对魔术近乎完美又可怕的控制力使他比其他同行在魔术师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也正是魔术这种打破常规因人而异的表演艺术让Jack沉沦。

Jack从一开始的对魔术感兴趣,到后来的接触魔术,再到现在成为魔术师中的一员,这期间他走的道路也不比Daniel的短。最初他尝试着模仿Daniel的风格,很快便发现Daniel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他又尝试塑造自己的风格,但通常在街头上表演魔术的观众都是被他的外表吸引而来的年轻女性。这让Jack陷入了一个怪圈,他发觉自己这样下去似乎永远无法摸到魔术的真谛,更无法追上抛给他一个远远背影的Daniel。

我需要改变。Jack这样想,——并且不止是一点改变。是足以让我目前的现状彻底逆转的改变。

但是改变需要机遇。也就是运气。不过魔术师这行多少需要一点运气,而Jack一直确信自己的运气不坏。




“——现在记住你选的这三张牌,在心里默念三遍。”

Daniel垂着眼皮,直至Jack说没问题之后才抬起来,将那三张只有Jack自己知道的牌花色向下重新放回牌摞里。

扑克牌的魔术,大部分都离不开让观众抽选一张牌。这项好似猜谜的魔术需要敏锐的洞察力,还需要一点直觉——Jack是这么认为的。无数次的练习早已让他摸清了这类魔术的套路,不过他知道只要那一张张薄薄的纸片经由Daniel的手中,就会带上曾经让他着迷的魔力。

“Daniel——”

“嗯嗯?怎么?有什么问题?”Daniel偏了偏头,侧过身子伸手去够茶几边缘的那枚骰子。他闭上一只眼睛又睁开另一只眼睛,嘴唇抿起。

Jack起身帮他拿到那枚骰子再放入他的手心,Daniel低低道了声谢,之后让骰子在左手滚了一圈,闭起了右眼。

“你的新魔术?”Jack忍不住问,“看起来像是某种……嗯,占卜。”

“不不,我和Merritt才不一样。我一直认为占卜——包括催眠术这种东西十分不切实际,那只不过是一种利用心理盲点的狡猾手法而已。”

“说的好像我们就不是似的。”

“不一样。”骰子现在转而到Daniel的右手滚了一圈,同时他闭起了左眼,着重带着强调语气又重复了一遍,“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Jack想问。魔术师不就是这样的吗?敏锐、狡猾……当然还有睿智。

不过他也明白,要是问了这个问题Daniel则会和他无休止地争论下去了。

于是Jack决定换个话题,他往后靠了靠,完全陷进柔软的沙发靠垫里。一旁的Daniel还在进行他新魔术的步骤,说实话Jack完全搞不懂他不断地做那些闭眼睁眼动作的意义。

“那本书,是从哪里来的?”

过了几秒种,在Daniel睁着的一只眼睛看向他时,Jack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转换话题的本事可以称得上笨拙。

“图书馆,畅销书架。”Daniel言简意赅——如果那样就不符合他的风格了,“在一排又一排颜色艳丽封面大胆的小说中看到它真是如同在一堆穿着比基尼的美女里发现一个裹着布的阿拉伯女人一样惊喜啊——抱歉,我就是想用一下比喻手法。”

“那你应该反过来。”Jack说,“毕竟在一堆裹着布的阿拉伯女人里发现一个比基尼美女更让人兴奋。”

“噢,有什么区别?”Daniel小小地挑了一下眉毛,睁着的那只眼睛透露出疑惑,“我始终不明白人们为何会对穿着暴露的女性更加容易产生——你懂,生理冲动。呃我是说,虽然我也会但这是本能反应,心理上我是抗拒的。”

“你可以问一下Merritt,我相信他会很愿意为你科普这方面的知识。”Jack说,同时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那还不如让我放弃魔术,”Daniel嘟哝着说,“我讨厌他——不仅是因为他的那些催眠把戏,他曾经还直言不讳地说我是个混蛋。说真的,我像是个混蛋吗?”

他忽然停止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直直地看向Jack。后者好半天才回了他一个拖长音调的语气词,“呃——”Jack心虚地避开Daniel的目光,“不,不像,一点都不像。”

“好极了,我就是个混蛋。”Daniel以一种很平静的语气叙述了这句话,然后像重新启动的机器一样继续刚才的动作。

他把骰子放回桌上,小小的立方体从手指尖滚落下来,Daniel移了移身子,从叠放在一旁的扑克牌里依次抽了三张出来,看也不看一眼就甩给了Jack。

“红桃A,方块2,黑桃7,”他说,“对不对?”

虽然这是一个问句,但Jack从中听出了Daniel藏在其里的自信。不同于一般魔术师,Daniel永远是将自己的个人情感深深的隐藏在绚丽的手法下,好似埋在沙土里的宝藏,只要宝藏的主人不愿意,你就不可能窥见哪怕冰山一角。

恰到好处,收放自如。Daniel真的不愧对于控制狂这个称呼,他的确是把任何事——包括他自己都控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不过Jack不愿意和那些被他完美的表演和控制力蒙在鼓里的观众为伍。他希望他能看出Daniel眼睛深处的秘密——他希望能做那把打开宝箱的钥匙。

“Wow,Amazing!”Jack十分负责任地履行着作为小粉丝对偶像的崇拜之情,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我从没试过一次让别人抽三张牌……而且你还全对!你是怎么做到的?”

“谢谢夸奖。”Daniel以坐着的姿势做了一个谢幕的动作,一边的嘴角扬起——看来他的心情很不错,暗暗观察着他的Jack想,“怎么做到的?嗯哼,很简单,”他顿了顿,Jack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似乎是不想放过Daniel表情的每一个瞬间。

他看见Daniel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静止,接着开始变化,那双深蓝色的眼睛里似乎翻起了阵阵浪花。

“…啊哈,等一下,我突然有点饿。你有没有带什么吃的?或者你知不知道厨房冰箱里还有什么?我懒得走过去看了——或者订份外卖也可以。噢,披萨怎么样?还是汉堡?”

在扭头避开Jack的视线并抛下这一连串话之后,Daniel忽然站起身转了一圈,然后眯起眼打量了处于还没缓过来劲儿的Jack几秒,随即又佝偻着背步伐不稳地走向门外——这几个动作极为快速且连贯,半晌才反应过来的Jack隐隐觉得这好像是在……逃避什么?

但有什么可逃避的呢?他又没有问Daniel类如“你喜欢谁”的问题。他只是问他关于那个魔术的原理,他们现在是队友了,传授一点招数给自己的粉丝兼队友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话是这么说,Jack也拿不准Daniel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他就像一条滑溜溜的鱼,在你以为快要接近他的时候,他就一甩尾巴从你的指缝间溜走。

好吧…不管怎么说,Jack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吃点东西总不是坏的。





于是当Jack从房间里走出来时,Daniel已经在打电话叫外卖了。他匆匆说了几个披萨名,又问有没有罗宋汤,语速快得像是赶集市。似乎是电话那头的服务生没有听清,Daniel只好语速稍稍放慢重复了一遍,确认没问题后才挂了电话。

“噢,呃,别担心,你的那份我也点了。”Daniel抢先开口,同时坐到客厅的单人沙发上,“奶酪披萨喜欢吃吗?不喜欢吃也没关系,我还点了牛肉汉堡…要是吃不完的话可以交给Henley,她当我助手那会儿就喜欢吃汉堡。”

他有点局促不安地坐着,两只手放在膝盖上,手指曲起不断地敲打着毫无规律的节拍,脚跟蹭着沙发底,眨眼的频率越来越快。和这些小动作不同的是,Daniel的面部表情始终保持着像往常Jack看到他时的那样,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Jack坐在另一端的单人沙发上,拢了拢黑色皮衣。他此刻正在思考如果直接问Daniel怎么了,Daniel正面回答的可能性是多少。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不需要任何迟疑,因为Jack知道一旦问题涉及到Daniel自己,他便会以那巧妙的、连珠炮似的方式避开,最多也就是一句“我很好”。

所以…不能用问的方式。Jack下定结论,关键是Daniel不仅观察力过人,他知道怎么去观察别人,同时他也知道怎么让别人观察不到真正的自己。这有点像是棋盘上的博弈,更要命的是Jack和Daniel之间相差的又不止是一点。除非是……Daniel自愿让Jack看到他想看到的。

那这个可能性又有多少?还不如考虑Daniel会不会正面回答问题呢。

“…Daniel,”Jack换了一个带着点严肃的平常语气,“你……”

“我很好,很好,谢谢关心。”Daniel飞快地说,迅捷得像是在抢答。

“…好的。”Jack只好干巴巴的回了句。

幸好尴尬的气氛没有进一步蔓延,因为在此之前门铃响了。Jack估计是外卖到了——他第一次感谢起制作这些食物的厨师和送外卖服务生的速度,如果没有他们Jack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渡过一段尴尬无比的时间。

他刚想站起身,Daniel就猛地蹦起来,差点撞到玻璃制的透明桌子角上。

而Daniel本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膝盖差点遭殃,他快步走向大门,开门,拿外卖,付钱,关门,回到原位。他甚至没有向Jack要他那份的钱——就已经开始拆包装切披萨了。

Jack知道Daniel平时就有点不同于常人,但此时他近乎慌乱又努力保持平静的表现让他更加…怪异。

至少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Daniel。

“嗯,Jack,”Daniel连带着翻卷起来、袅袅散发着热气的奶酪一口吞掉了上面的蔬菜,拉出长长的一条奶酪丝,含混地说,“你之前——我是指在加入四骑士之前,是怎么样的?”

“呃?”Jack迟疑了一下,但他随后认为这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也就依言照说了:“你知道的,在加入你们之前我只是个……打着表演街头魔术幌子的小偷而已。我到一个人多的地方,表演最简单的魔术,并打赌拆穿的人可以赢得10美元。接着故意留下破绽,在拆穿我的人贪得小便宜的时候我就会摸走那个人的钱包——这招总是百试不厌。闲时我还学一些别的技术,比如开锁…当然这个我没有用在任何的不法方面,除了偶尔偷偷小钱外我活的可是非常合法。…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

Daniel状似在与他的披萨作斗争,实则时不时嗯一两声表示自己在听。他又变成了那副垂下眼皮、只关注自己眼前事物的样子,这让Jack有一种被忽视的感觉。

过了好几分钟他也没有得到Daniel的回答,Jack撇撇嘴,拿起随意摆放在桌上的一块披萨。

他很清楚的记得在刚加入四骑士后,他们就各自介绍并了解了彼此的经历。按理说Daniel应该是知道的,但为什么他又要问一遍?

难得的,这个疑问没持续多久。因为在Jack只剩最后一口吃完披萨的时候,Daniel非常平静又像是无意地问了一句:“Jack, if you can steal their wallets—(Jack,既然你能偷别人的钱包——)”他刻意停顿了一下,带点挑衅意味地扬起一边的眉毛,舔了舔粘着奶酪碎渣的嘴角,“then why not steal my heart?(那为什么不来试试偷我的心?)”







TBC







吃我JD安利!!!!!


另外大家可能会感觉后半段的Daniel有点莫名其妙,但其实我想表达一个在那一刻Daniel突然意识到Jack对他的感情然后被水淹没不知所措(……)说不定我会写一篇Daniel视角的来更确切地表达一下………







评论 ( 42 )
热度 ( 193 )
  1. Bessetk1iN 转载了此文字

© 1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