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N

注* 本号大多为黑历史 直到2017年10月之后
禁止无授权转载(包括站内)

背景为私拍。

【NYSM.Jack/Daniel】关于你和我与你与他和她与她的事(未完)





由于上篇JD的(下)开车部分我卡住了,码一篇即兴短篇冷静冷静……

夹杂一点Lula X Henley……或者是Henley X Lula。我就是想写这对百合…只好痛苦地自割大腿肉(哭着)

一句话总结这篇文:瞎几把乱写。题目瞎几把乱起。OOC肯定有。或者说我是想以另一种方式描写Daniel,推翻平常的一些设定……可能我有病。说实话Daniel我始终觉得我抓不到他真正的本质(描写的点),呃总之,这篇可能略意识流,能看到最后的我就非常感谢了。


警告:全程扯淡,切勿轻信。



















关于“前女友”的话题


Daniel是怎么看待Henley的?



Daniel曾经喜欢过Henley。但这句话是有歧义的:许多人怀疑过他是否真正知道“喜欢”这个词的含义,因为他表现得就像个利己主义者。不过对于Daniel来说,他的“喜欢”是一种能够填补内心空白或者消遣的工具,他喜欢那个时刻——喜欢对方主动坦白自己的心意,像Henley就是主动坦白对Daniel的喜爱的。准确地来说,Daniel喜欢的不是“喜欢”本身,而是在Henley说出“喜欢”这一词时她眼里冒出来热腾腾的东西,这么比喻可能不太恰当,但正好是这些物质、或者说情绪能有效地使Daniel那块空白鼓动起来,砰砰地就像是这个器官就为此而活一样。这是夸张的说法,不过他的确能如同故事中吸食人们负面情绪的怪物里一样吸食她对他的喜爱。虚荣心?恶趣味?两者皆有。要是细致讨论Daniel所有的负面这篇文章也就不需要存在,它存在的目的便是尽可能概括有用的部分。也可能是因为他低得可怕的情商,在这里我们不能下定论究竟他是为了能让她喜爱的情绪更多地表露出来而不掩在心里——人们都是这样,喜欢一个人却只有最开始和结束的时候才能完整表述出来,尽管这期间的过程也有许许多多能展现出喜欢、喜爱的小事件,但对于Daniel来说他更喜欢直接一点。拿菜品来打比喻,最开始的只是开胃菜,如果没有一方说出“喜欢”这道菜品那接下来的部分也就不可能存在。喜欢过后便是彼此试探心意,这是通常的、通常的——一个关键的部分。注意用词,是通常。可惜的是Daniel从来不会将自己规划到通常的范围内,他往往会跳过这个步骤或者蜻蜓点水,只需要让对方知道他的的确确接受了心意,那么这一段关系就能正常展开。所以试探心意是不必要的部分,不如说既然对方接受了你的告白那还有什么需要试探的呢?


“——因此,我认为,试探只不过是让人们缺乏的安全感稍有增长而已。试探对于我来说,是接触的开始,接触到一个人的本质,而本质也包括了那些阴暗面,谁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是完美、就算不是完美也至少要积极向上一点吧?看到喜欢的人烂俗的一面无论是谁都会先选择避而远之。接触到本质也就意味着失望,失望也就意味着这一段关系在刚开始时就已经结束。但如果这样的话,接下来的大餐又怎么进行?为了保持猎物能够尽量长久地、并不会发现地往我身上倾注爱意,表现得自己像个对于情事什么都不懂的傻瓜是有必要的。”


“我发现,你真是个混蛋。”

“谢谢。已经不是第一个人对我这样说了,我也不是第一次发现我如此混蛋了。谢谢你说我混蛋,这样你至少能意识到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么,你还要继续跟我坐在这个连杯茶水都没有的破房间里继续讨论人生哲学吗?或者我能把我自己的恶劣本质全都剖析给你听,相信我,我对这方面总是很拿手。”

“不了,在我听完你那些又酸又长的自我剖析后我肯定会疯掉的。我们可以说点别的。”

“噢——你意识到了对不对?如果我们不说点什么,时间就会永无止境地拖长——一再地拖长。这就是你没法拒绝我的原因。”

Jack转过头,徒劳地往后缩了缩,接着磕到了尖锐的桌角。感受到Daniel近乎热烈又带着些许疯狂的视线,他简直不能相信在一个小时前这位滔滔不绝的演讲家居然是那位在充满魅力、用高潮迭起的魔术来虏获人心的大魔术师。他又仰头望了望唯一的窗户,透过不锈钢玻璃照进来的阳光清晰而流畅地铺过每一处地面,Jack几乎能看见在那底下自己的心碎成一片一片。

他们不是没有试过砸窗户逃走——是的,他,刚成为四骑士之一、第一次与自己的偶像同台演出的Jack Wilder和半个小时之前无情打破他对他的美好憧憬及伟大印象的大魔术师:J.Daniel Atlas,被困在了这间道具房里。

Daniel在进行对于“前女友”Henley的长篇大论之前,分析了一通是谁将他们恶意地锁在这间——他每每结束一段话都要提一次的——甚至没有一杯茶水的破房间里。而事实的确如此,一堆不用的杂物堆积在角落里覆了厚厚的一层灰尘,连他们所坐的地板也是。难以想象这里有多长时间不被生物踏足过,很幸运的是,Jack和Daniel还是过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解开“封印”的人。

Daniel首先怀疑了Merritt,表面绅士实则充满脏污的催眠把戏制造者(Daniel的原话)。据他(完全不必要的)描述,Merritt第一次和他见面就先通过读心术(其实是一种狡猾的观察方式)把他窥视的一干二净,顺便还用那(虚伪又令人作恶的——同样是Dankel的原话)情话把Henley说得笑容满面、花枝乱颤(实际上并没有)。

要说到为什么Daniel对已经分手的前女友被一位(别忘了加上“表面绅士实则充满脏污的催眠把戏制造者”!你绝对不能忘了这个,因为字字属实!——Daniel)初次见面的男人调戏(即使和他毫无关联)还是那么上心,这又得扯到他那些“劣根本性”。Daniel用半个小时来阐述它们,又用半小时加了许多(Jack认为完全不必要且没兴趣的)废话,使其变成了一篇堪比Jack高中时期一位白发眼镜老头给他们布置的又臭又长的论文。在Daniel用惊人的速度吐出一个又一个单词时,Jack专门观察了他——准确地说是他的脸。不得不说,他在不说话的时候,至少是在说正常话的时候还是挺有魔术师专有的那种吸引人眼球的特质,当然也让Jack对他的内在好奇——仅仅是在半个小时之前,Daniel还没有神经质地高谈阔论时。这位大魔术师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颠覆了传统人类交际的过程,Jack一直认为跟一个人交际熟络起来往往是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的,毕竟没有人一开始就愿意将自己全数倾囊相诉——当然这些常规理论也就是仅仅在一个小时之前牢固地生长在Jack的心里,而这些全部都被Daniel针尖似的话语一一拔除了。

或许Daniel这个人的存在便是为了颠覆别人对待事物的常规看法。Jack恍惚地想——他此刻正在重建自己的三观。Daniel说的那些话像是恶魔在地狱深处对他的喃喃细语一遍又一遍地萦绕回荡,Jack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它们蛊惑了,挣扎在泥潭里不能自拔。他知道Daniel说的是谬论,这在现实生活中是不能成立的——可他此时甚至觉得,这个房间的存在,坐在对面依旧以那穿透性目光盯着他的Daniel的存在,这个世界的存在,都是一场虚幻的梦。

应景的是,Daniel的“论文”正进行到了虚幻这个话题:“………一些恰当的虚幻想象能够使我更好的完整自己的魔术表演。因为坐在底下的观众看的也不就是魔术的那份虚幻吗?正因为不真实才有可看性,才会有人去好奇探究其原理。我记得你是我的粉丝吧?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的热情就感染到我了。很幸运的是你能一探究竟大魔术师表演魔术的奥秘,也很幸运的是正好我就想说给你听。…嘿?Wilder?Wil——der?Jack Wilder?别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大魔术师正在跟你讲话呢!”

Jack这才如梦惊醒,他迷茫地点了点头,换来Daniel一句拖长音调的“这才对嘛——”并蹦起来转而坐在他旁边。等到Jack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时,Daniel的话题又进行到了一个诡异的程度。

“那家店的牛肉盖饭我以前经常去吃,不过后来店主改为卖啤酒香烟了。要我说,他们就应该继续自己的特色——人们永远不能拒绝美食。而啤酒香烟哪里都能买到,我真是搞不清楚。有一次我去问他,结果他哭哭啼啼地跟我诉起苦来,说自己的女儿跟男友私奔了。我的老天,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就算他女儿跟一绿巨人私奔去也不关我事。可在那种情况下我又能怎么办呢?旁边有几个高大壮汉,我怀疑他们是盯上我那价值连城的手表了——我真不应该戴的。但是既然它属于我我也总不能让它失去原本的价值,手表不能让主人清楚的知道时间那还有什么存在意义?然后,我清了清嗓子,说没关系,正好我是一个魔术师,免费给你表演一次怎么样?说完这话的时候旁边的高大壮汉转过身,直直往我这边走来——当时真是吓死我了,结果他只是拿一包散落在我手臂旁边的香烟。这时那店主不哭哭啼啼了,只是认真地看着我。知道了吧?魔术的魅力有多么大。然后我开始表演,首先拿了一副扑克牌,这时我注意到柜台里也有一副扑克牌因此拿定了主意。即兴魔术比固定练习上百次的魔术要危险的多,但在一些特定场合也十分奏效。我展开扑克牌,让他选一张,接着我又让他拿出柜台里的扑克牌,抽最底下的那张,结果成功了,那张牌正是他选的花色。”

Daniel稍微停顿了一下,停止比划的手都往Jack那边侧了侧。后者面无表情,眼神放空,这让Daniel心中的怒火忽然被激了起来,他猛地在Jack耳边一拍手——真的是非常响亮,以至于Jack像只青蛙一样一蹦三尺高,然后再一次磕到了桌角。

“嘶——痛……好痛!Daniel,你干什么?”Jack一边揉着自己的撞到桌角的腰部,一边大声抗议。

“我——在——跟——你——说——话。难道没人教过你吗?别人说话时至少应该有起码的尊重?”Daniel看起来怒气十足,眉毛抽搐着。

“…可是,我又不能控制——因为你看,你说的实在是,呃……”Jack沉默了几秒,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沉默——直接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不好?但他总觉得要是直截了当地说:“你说的话完全是一团垃圾,我一点都不想听”Daniel一定会眼里冒火的。就算Daniel不懂交际的基本流程和规则,可Jack懂,他也知道这规则对于Daniel同样适用。

于是他迅速改了话头:“…呃,我是说,您说的让我受益匪浅。我始终觉得您不愧对于大魔术师这个称呼,您真的是大魔术师,呃,我的意思是,谁也不能抢走您大魔术师的位置。总之,您在我心目中是最厉害的。”

Jack还特意强调了那个“最”字——鬼知道为什么他突然用起了敬语。可能是因为想让Daniel感受到他说这番话的严肃和诚恳,而令Jack松了一口气的是,Daniel似乎的确感受到了。他的表情渐渐冷却下去,然后嘴角往上,还是有些抽搐。Jack想或许那是他的习惯,自己都没法抑制的习惯——这也是为什么他看起来有些神经质的原因之一。

“是的,是的。谢谢,说得很好,Jack。”Daniel说,Jack注意到他第一次喊了他“Jack”,还注意到了“K”的咬字很轻,像曲奇饼咬下去时的那一声清脆响亮。“我原谅你了。我总是会很快的原谅别人,这是我的原则。好了,我继续说:之后他抽出那张牌,惊讶无比,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牌,张了张嘴又说不出话,我敢打赌他心里想的肯定是‘他是怎么做到的?’然后我立了立衣领,说这样能使你心情好点了吗?你女儿跟绿……男友私奔肯定不比这一场精彩绝伦的魔术。对了,你女儿漂亮吗?”

Daniel又停顿了一下,Jack发现他每次停顿都是剧情的转折点:“接着那店主的表情从惊讶转到悲伤,又转到愤怒,毫不夸张地说,他当时的表情变化简直堪比莎士比亚的戏剧了。只不过我不太理解他对于我吼叫的愤怒,他把那副扑克牌——包括我原本的那副摔在桌上,大叫着喊我滚,周围的那些高大壮汉也是一副愤怒的模样。我真的无法理解——我又没说什么伤到他们自尊心的话,对不对?我想说的是,我的魔术的确精彩绝伦,这有什么可以辩解的呢?而且还是免费,我没有收一分钱,结果就受到了莫名其妙的怒吼。说实话,要不是我退了一步,那店主的拳头就要在我脸上留下一个青印了。他又乱吼了一阵,差不多都是关于他女儿的事和我是个混蛋——还有一点,我是个混蛋这件事为什么每次在别人口中说出时基本上都伴着愤怒的吼叫?当然你没有,这让我非常欣慰,所以你能解释一下吗,Jack?”

Jack打赌,此刻他的表情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努力抑制住的话肯定也会变得无比精彩绝伦。他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还能听到这么…………这么…………他甚至无法用一个准确的词语描述,或者可以说这么一个混蛋的故事。他支支吾吾了好半天,在Daniel越发尖锐的目光下,他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我想……可能是因为他想吃牛肉盖饭?”

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Daniel是个混蛋,他此刻却像个傻蛋。只有傻蛋才会说出这么无厘头的话,Jack绝望地想。过了几秒,他又觉得必须要做什么来补救,突如其来的使命感让他感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希望。

“……呃,我的意思是,”Jack小心翼翼地说,同时尽量掩饰自己观察Daniel的目光(尽管Daniel已经发现了),“因为你看……他一开始是做牛肉盖饭的,而且你也说了他的手艺很不错,这说明……这说明他很喜欢做牛肉盖饭!不然他怎么会开了家店呢?你想一下,每天做上百份牛肉盖饭那肯定很累……所以必须要真正的喜欢才能坚持,没错。”Jack一开始还有些胆怯,但越到后面他就越发觉得没什么可害怕的,也不再犹豫,大不了只是受到Daniel一个白眼而已(或许),“后来他转而开了家卖啤酒香烟的店,无论如何这绝对不是他的本意。也就是说,他做不了自己心爱的牛肉盖饭了。噢,他一定非常想念那种感觉。而Daniel,我真的、真的建议你最好不要随时随地不分场合地表演魔术——不,别问我为什么,你的眼神已经告诉我你要问了,这是因为……因为………因为我不希望你的魔术表演能被随便一个人看到!”

倏地,Daniel像是被Jack这句在脑袋昏昏沉沉的状态下胡乱喊的一句话震住了,一动不动,表情也定格在挑眉的一刻。Jack的说话声也因为他反常的举动顿住了,一时间空气似乎粘稠了起来,悄无声息地蔓延至Jack每一个毛孔里。

正当他再一次感到席卷而来的绝望时,Daniel首先咳了几声,终于,空气又恢复了正常的流速。他用一种复杂的眼神——至少是Jack不明白的眼神——看了Jack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站起身,甚至没拍掉沾染在裤腿上的灰尘就重新坐回了桌子对面。

“……我想,我们应该求助一下Henley。”

Daniel最后这么说。他停止了喋喋不休,也停止了抽搐嘴角或眉毛的动作。只是低垂着眼睛翻开裤兜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接着把手机放在桌上,按开了免提。

“嘿——Daniel!你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真稀奇。有什么事吗?”Henley那边很吵,嘈杂的人声混着重金属音乐,Jack很快明白过来Henley是在某家夜店。他焦急地往手机那边凑了凑,抢在Daniel之前开口:“Henley!上帝,快来救我们!我们被困在演出时舞台的道具室里了。”

那边沉默了几秒,然后爆发出一阵笑声——不仅是Henley的,Jack听出来还有另一个女人。接着似乎是话筒被拿远了,时不时传来的说话声夹杂着几句:“真的假的?你是说——Jack和Daniel?哇哦,这真的是……”后面的话被此起彼伏的人声盖了过去,再加上电流滋滋的声音,听得不太真切。过了一会儿,好像音乐暂时停止了,人声也随之渐渐安静了下来,Jack听到那名和Henley一起笑的女人说:“那你要去救他们?不行,我不同意!你说好的要陪我一起,不能食言。真的,就算你硬是要去我也会抱着你的大腿不让你去的。”

Henley在那边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然后低低地说:“Lula……”期间又停顿了几秒,她才赶在又一波震耳欲聋的重金属乐前继续说:“好吧,我哪也不会去的,我会陪着你。别蹭我!……至少现在不行。”

Jack被这几句断断续续的对话搞得有点莫名其妙,但他仔细一想也猜出来了个大概:Henley目前正在和那位名叫“Lula”的女人一起在夜店嗨,而且她们还是提前约好的。而且Henley和Lula的关系还相当好…但鉴于Henley平时大大方方的性格,Jack觉得关于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什么“Lula”这件事值得探究。可惜的是现在没多少时间供他探究了,因为Henley在说完刚才那句话后似乎是拿近了话筒,声音陡然变大:“Daniel,Jack!很抱歉我不能来救你了……你们可能得再待上一段时间,不过我会联系Merritt,他会来救你们的。就这样,bye!”

电话挂断,只剩嘟嘟的忙音。Jack愣了好一会儿,直到Daniel再次开口:“Merritt?哈,他要是肯来救我,我就直接吞掉一整条鱼……”他嘟哝着说,狠狠地按下关闭免提的按钮,仿佛要把它按穿一个洞来。

“是我们。”Jack补充,“我想他就算不肯救你,也一定肯救我。”

说着他还咧嘴笑了一下,似乎是在想象Merritt打开门解救他出来的场景。

Daniel看着他的笑容忽然一阵无言,他又咳了几声,换来Jack一句担忧的“你还好吗?”,他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然后双手枕在后脑勺直接躺在地板上,也不顾那些飞扬起来的灰尘,翻了个身居然就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Jack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扇困了他们足足一下午之久的门。最后他索性也学着Daniel——不过在躺下之前用袖子擦了擦灰尘。

又过上了好一会儿——令人惊奇的是,在此期间Daniel一句话、一个单词都没说,只是在桌子的那一头轻轻地呼吸。Jack觉得他可能是睡着了,因为不说话的Daniel除了有什么重大的事以外那就只能处于睡觉状态——这让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从没有近距离观察过Daniel。或许是有,但那是在聚光灯下,每每Daniel的面容都被那些该死的、耀眼的光给埋在下边,只能堪堪辨认出一个轮廓。他甚至不知道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从海报上来看,是深蓝色。但他觉得机器拍下来的照片肯定不如自己亲眼看到的,所以他想——

他想在这里,趁Daniel睡着的时候,看一看他。

一旦想法冒出个尖,就开始生根发芽。不需要任何养分,仅凭愈来愈强烈的欲望便能飞快地生长,Jack觉得它的藤蔓都快把他的心脏挤破了——必须要做点什么,做点什么来让它平复下去。

于是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了。他睁开眼,适应了一会儿已经变为暖黄色的阳光,轻手轻脚地爬到Daniel身边。在将上半部分身体慢慢躺下去的时候,忽然他身着的牛仔衣扣子磕到了地板,发出轻微的声响。Jack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去看近在咫尺的Daniel,后者依旧呼吸平稳,动都没动。Jack暗自松了一口气,一手掀开另外一边有金属扣的牛仔衣以防重蹈覆辙,最后动作轻缓地把整个身子贴在地面上。

现在他们面对面躺着了。Jack甚至能感受到Daniel的呼吸柔柔地扑到他的脸颊上,像是小鸟振动翅膀。他的眼睛紧紧闭着,因此没法看到它们原本的颜色了——不过没关系,Jack想,他觉得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在舞台上,在舞台下,或者在其他地方。

他发现他睡觉时会稍稍皱着眉头,嘴唇紧抿着。就像Jack之前所想,Daniel安静时的确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吸引力——他知道在舞台上那个大魔术师也是这样,可是现在又有些不同。

哪里不同?Jack想不明白。他只好先把这刺痒痒的问题放着,等以后再说。他看着Daniel微微抖动的睫毛,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的眼球在眼皮底下转动。是在做梦吗?Jack想,是什么样的梦?

他开始想象Daniel的梦。实话说,大魔术师的梦还真不好想象。或许他会做一个关于牛肉盖饭的梦?毕竟在那家店改行之后,Daniel肯定就再也没吃到过了。Jack忽然感觉有点饿,他决定等从这个破地方出去之后学一下牛肉盖饭的做法。或者Daniel会做一个关于魔术的梦,他们一起表演时的梦,抑或是带着点奇幻色彩的梦……

意识沉寂下去,如同一块石头沉入湖底。Jack难以抑制的阖上眼睛,呼吸渐渐变轻。










(或许)TBC








感谢喜欢推荐评论的每一个小天使,请拿评论砸我吧……………





评论 ( 9 )
热度 ( 91 )

© 1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