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N

注* 本号大多为黑历史 直到2017年10月之后
禁止无授权转载(包括站内)

背景为私拍。

困境







上篇:救赎


配对:Jack Wilder X J.Daniel Atlas


上篇是Jack视角,这次该Daniel了。


















-




 一次失败的表演所带来的蝴蝶效应远远不及一栋居民楼倒塌,可这要看表演者是谁。

 
 某个神秘声音在几分钟内揭露几年来四骑士们一直将大众蒙在鼓里的真相,这带来的影响力甚至超过纽约市长的选举。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四骑士的弥天谎言——死而复生的Jack Wilder,FBI探员居然是第五个骑士。

 
 在各种各样的舆论搅做一团,暂时还难解难分的时候,处于风暴中心的当事人们却来了趟跨洋旅途。Daniel一度认为不是自己的感官有问题就是这一切都是上帝的魔术——他可不知道人们每天祈祷的对象居然也是行骗者。

 按理说,做他们这行的,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毕竟有时自己也会化作一阵“大风”或者汹涌的“大浪”。自从四骑士站上舞台向全世界“行骗”,所有人都默认了那股猛然掀起的滚滚浪涛,他们所做的不是惊慌,更不是逃跑,而是期待并好奇地伸出手。每一次四骑士都能逃之夭夭,可有一句俗话恰巧说明了此时的情况: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正是他们一出现就能吸引全世界的目光,这份目光终于还是太沉重,不仅带走了Henley,也带走了群众对四骑士的良好印象。一旦娱乐涉及到了实质问题,想必会有更多人猜测也会有更多“知情人士”跳出来告知人们所谓“这才是事情的真相”。到头来,他们甚至连事情的当事人都不相信了。当然,有一部分民众会坚持到底,但那能坚持多久?他们会不会在一次与朋友争吵、一次与社交网站上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争辩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站的位置是不是错了?

Daniel坐在楼梯台阶上,一只手支撑着下巴,眼皮低垂。唯一的光源只有几米外桌上那盏破台灯——几个小时前还叱咤风云的四骑士,现在连个像样的住处都没有了。

Lula说她从地球这一头到那一头,肚子就像被人戳瘪的气球。或许是去附近的便利店了,也可能借由自己的皮相或拿手魔术让别人心甘情愿的给她。他们到一个陌生的国度,没有这里的货币、也不会说这里的语言,结果Lula气势汹汹地一脚踢开门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所以看啊,拥有一项行骗的技术是有多重要。

Merritt不知到哪儿去了,Daniel知道他肯定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搜集情报。要说每一次行动贡献最大的是谁?Dylan排第二,那Merritt肯定排第一。世界上没有比读心术更好用的情报搜集系统了——只需一点灵感,脑子里出现的声音,当然还有技术(也可能是艺术),一切就会如地图般展现在眼前。

 至于Jack,走之前他向Daniel保证一个小时就会回来。他们最近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不冷不热不温不火,可能是几年的爱情长跑让他们都有些累了。记得在那次雷雨夜的告白,Daniel既没说同意也没说拒绝,仅仅是因为他为了能看到Jack那双流溢着斑驳灯光的眼睛更久一些。

 后来,过了几分钟又或者过了一个世纪,Jack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抱了抱Daniel。见Daniel没有抗拒,他又抱得更紧了点。他们离得如此近,一方的心跳弥补了另一方,Daniel自记事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它原来还能这么炙热。他放空般地望着那面米白色的墙,脑子里却还在想头顶的吊灯投射下来的光在Jack眼里仿佛化为了流光溢彩的宝石,他觉得就算过上十年、几十年、一百年,都不可能忘记这一幕深深刻在他脑海里的景象。可能在无数次的翻阅之后,这张只有Daniel珍藏着的照片会变得昏黄,就像他死去时的眼睛和黎明前的破晓。这一天会到来吗?肯定会的,他告诫自己,所以要把笔画再刻深一些、深一些,直到狂风大雨也无法撼动的地步。

 于是当Jack的呼吸从耳侧辗转到了面前,幸好他的眼睛还是雪亮。Daniel拿起别人看不见也摸不着的记忆画笔一遍又一遍的描绘,这时Jack说话了,他小心翼翼地,就像一只害怕展翅飞翔的鸟:“Daniel……你同意吗?”

 “当然。”Daniel听见自己这么说。下一秒宝石破碎了,碎成一片一片,每一片都比以前更加闪耀,每一片都蕴含着无数流星和月亮。然后它们汇聚成河,流向Daniel的心脏,不断地敲打着那扇紧闭的门,像是在说:让我进去吧,让我进到你的心里吧。他无法反抗,门开了,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崩溃了,他就像率领千军万马的将军,结果因为对手一个精明的计策、一次准确无误的伏击溃不成军。太丢脸了……Daniel检讨自己,但他又想,可是我心甘情愿啊。

 再后来说起这事,还是Daniel第一次向自己的恋人寻求一个怀抱。那时Henley刚宣布退出四骑士,向他们告别,并单独跟Daniel谈了一次意味深长的话。他觉得他还是在意自己这个曾经的助手的,即使他们之间有过摩擦,也有过争吵,但都成为过去式、彼此释然后连接着他和Henley变为了更深的友谊,Daniel觉得这是好事。可Henley却不这么觉得,她跟Daniel说她还是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他的控制之下。所以她毅然决然地走了,留下Daniel一人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太阳坠入地表以下天空只余一片清冷,就像他当时的心境。

 他起初疑惑,觉得这和以前每一次的小小争吵都没什么两样。直到Merritt问他为什么,是啊,为什么?为什么这次Henley就离开了呢?

 上一次Henley说离开是Daniel还是个大魔术师的时候。理由同这次一样,而那次Daniel也没想明白到底为什么——他觉得他对自己的助手已经够好了,却完全没想过要换位思考。

 点醒他的还是Merritt:“Daniel,当你控制一个人……你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而她就像牵线木偶任你摆布。”要不是这位读心专家说了自己的名字,就凭他死死盯着自己手中的那杯威士忌,Daniel都会觉得他是在跟酒杯说话。

Jack出去买东西了,现在屋子里就剩他们两个,因此说什么也不需要遮遮掩掩了。“不不不,我没有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也没有把她当作牵线木偶摆布……”他猛地坐到Merritt旁边掀起一阵风,后者缓缓转过头来望了他一眼——那眼神里似乎含着一股悲哀的情绪。Daniel顿了顿,没说完话,转而问Merritt:“为什么?”

 “现在轮到你来问我为什么了。”他放下杯子,里面的棕色液体晃了一下,这让Daniel想到汽油……和火焰。那次大桥上的追逐战,Jack的假死,让FBI们信以为真的就是这两样东西。

 眼见为实吗?不是。十几年来魔术师的经历让Daniel明白眼见不一定为实……可刚刚Merritt那个眼神,的的确确是真的。

 于是话题又回到了原点:“为什么?”Daniel问。他开始急促地呼吸,这表明一种征兆,语气像过山车,一开始平缓:“不止一个人跟我提过控制欲的问题。Henley,我其他的魔术助手,甚至是给我的精彩魔术付钱的人……”当拔高到一个顶峰之时就会急速下降:“但他们根本、彻彻底底的、不了解我!”像子弹出膛,随即却又转了个弯:“我没有想让任何人成为我手里的人偶。我明白我自己在做什么。也明白每当别人提起我的控制欲时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别小看我,Merritt,所以收起你那副怜悯的表情,我再问你一遍,为什么?”最后他这么平静地说,甚至还捋了捋因为刚才猛地站起而略有些凌乱的头发,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Merritt看了他一会儿,过了几秒钟Daniel主动移开视线,眉毛末梢还在微微发颤。

 “读心术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他说,“那只是一种方式……看待别人的方式。”

 “我想看透本质,而现在的人都把真实的自己掩埋在废墟之下。因此我不得不这么做,不得不学会去将一块块砖瓦掀开。”

 “它不是能自由控制的工具。相反,需要控制的是我自己。”他用一种心平气和的语气说,像是正在开一个彼此学习的研讨会。“控制自己的念想和情绪。因为当你有威胁到别人的能力时,约束自己的只有道德伦理。我有原则,自然也不会偷偷摸摸地窥探你的内心。”

Daniel为他这番话干脆直接鼓起了掌。没想到有朝一日四骑士里相处得最不好的两位中的其一居然能向另一方敞开心扉——这实在值得纪念。

 毫无诚意的掌声结束后,Daniel先是像在演戏一般地“啊哈”了一声,随后面无表情地说:“噢,说得很好。可你还是没回答我为什么。”
 
 令他惊讶的是,Merritt似乎打算把这场友好的“研讨会”进行到底,既没有说“我发现你还是这么混蛋”也没有说什么黄色笑话,甚至都没露出一点愠色。

 “以前教我如何读心的一名老者告诉我,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所以想看一个人的内在怎么样就要看他的眼睛。”

 窗外似乎下雨了,雨水哗啦啦地打在房檐上,像他们每次登台前的打击乐。不过这次没人登台,没有灯光,也没有观众,只有雨,仅仅是雨。

 “有时候会很顺利,有时候不会。Daniel,你知道我第一次与你对视看到了什么吗?”

 他故意顿了顿,Daniel知道他这是在吊人胃口。不过这种伎俩用在自己人身上就没有多少作用了。Daniel挑了挑眉,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意思是有话快说不说滚蛋。

 于是Merritt只好自讨没趣地撇撇嘴,嘟哝了一句什么,一刹那就被雨声盖过去了。“我看到一个……将自己的恐惧施加于别人身上,又不愿意告诉他们的人。”

 “一个被重重锁链束缚的人。”















-

作者有话说:


 题目困境有两层意思:第一,对于当时Daniel他们置身于异国他乡的困境,第二,Daniel本身的困境。

 说一下,关于攻受这件事,我的理解是指谁在上谁在下。但关于恋爱方面的主动或被动,我的观点:床上JD,精神上偏DJ。

 谢谢大家观看,喜欢请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尽情用评论砸我。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评论 ( 3 )
热度 ( 53 )
  1. Bessetk1iN 转载了此文字

© 1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