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N

注* 本号大多为黑历史 直到2017年10月之后
禁止无授权转载(包括站内)

背景为私拍。

Ehyeh

‎אהיה

是的这是篇德哈,不过因为没写完就不打tag了……









“我希望见你一面。”

有人将这条讯息刻在一朵白色月季的花茎上,通过谷仓猫头鹰邮寄了过来。包裹八角尖尖,拆开包装后是一个完全没有必要的大的木盒子,里面铺着很多以预言家日报作为原料的废纸。于是当最后哈利看到那支月季被妥帖地摆在中间,好像一只戒指躺在蓝色的天鹅绒枕席上时,顿时产生了一种介于单身独居女子收到跟踪狂的礼物和数学差生面对一道数学难题之间的感觉。他盯着那株新鲜的植物至少三分钟,如对着定时炸弹般警惕,但它既没有从花蕊中长出一个炮筒来,也没有突然化为有毒粉末四散在房间里,更没有某种禁忌的黑暗的不详的魔力游动,它只是一朵新鲜的、刚被采摘下来的、比麻瓜们所认知的要稍大一点的、白色的、月季。

“我希望见你一面。”

我希望见你一面。不过或许你会把它打包扔掉,所以我用的都是不值钱的东西。木盒,两个银西可;预言家日报,几个铜纳特;白色月季,从路边摘一支就可以。我知道你工作的地方在哪里,知道你的换班时间,也知道你何时会在办公室,换言之,我要么是你的同事,要么是你的朋友,要么是你不经意对我透露出以上信息的某一人。但我把这件事做的很隐蔽,因为我用的是邮局里任何人都能租的谷仓猫头鹰,并且把字刻在细小的花茎上有助于掩饰字迹,所以我不可能是第三种人。而同事和朋友没必要这样做,这么麻烦,就好像我不想要你一眼就认出我,又迫切地需要你来见我一面,就好像有什么事情促使我必须采用这种方法,不然我就会有麻烦。我需要你见我,面对面,写信甚至也不安全,但谁又会仔细检查一支送给情人的花?我很了解你,也懂得规避风险,我非常聪明,并且,我知道你能知道我是谁。

可“我”依然不知道“你”是谁。

评论

© 1iN | Powered by LOFTER